今天是

 

万荣县三人持刀行凶,逍遥法外,200亩滩地被霸占,谁为受伤农民讨公道?

 时间:2018-05-14 19:19:18来源:新浪微博黄河汉子编辑:邱芸

我叫李忠勤,男,今年49岁,万荣县荣河镇庙前村人,电话:15835251433

2017年3月14日,我被吸毒人员刘安民和牛万存、刘峰岐三人殴打,腿被捅五刀致伤(轻伤二级)。我住进了医院后,我承包的金井村13户的黄河滩地也被刘安民霸占。一年来我奔走在公检法各单位为我讨回公道,到现在,吸毒打人凶手刘安民办理取保候审逍遥法外,牛万存和刘峰岐仅被行政拘留5天,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我承包的黄河滩地依旧被刘安民霸占。

天理何在啊,行凶者背后有保护伞,逍遥法外。

老百姓的人身财产遭受损失却投诉无门,公平正义何在?法律威严何在?

希望各级领导调查落实,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还我一个公道。

事情经过:

3月14日,我承包金井村13户人的地大约200亩(由田生勤统一安排),田生勤安排金井村人和我一起去丈量滩地,当时就发现刘安民的儿子用挖机在地头挖个大坑,当时就制止他先不要挖,等把滩地所有权说清楚了再挖。没想到过了10分钟左右,刘安民和牛万存来到我身边,刘安民手握一把长刀直接往我身上捅(后得知刘吸毒,派出所有尿检报告),我躲闪了一下,牛万存从左边一拳打到我眼睛上使我倒地,又在我脸上打了几下,强行按住我,使我不能反抗,这时候刘安民趁机骑在我身上在用刀捅了大腿和小腿4刀,左胸下捅了一刀,紧跟着刘峰岐用重物(锤子)在我腿上的伤口狠狠地打了几下,他们直到我失去了反抗能力,才停止了殴打。我看他们走后,打电话叫来朋友,并报警。

接到报警后的荣河镇派出所来到现场,并没有及时控制三名犯罪嫌疑人,当我挺着虚弱的身体问出警人员为什么不抓人,出警人员告诉我人跑了,其实这三名行凶人员就在不远处的地里干活。

我被朋友送往荣河镇卫生院,在急救室,我血流不止,医生要求赶紧进行处理伤口,然而派出所的民警坚持不让缝合和清理伤口,说需要等他们拍照后才能清理缝合,医生用医用钳子夹住我流血的血管,我强忍疼痛坚持了20分钟左右配合他们拍照完才进行伤口清理。

由于伤势严重,2017年3月15日转入运城市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就在我入院治疗期间,我承包的黄河滩地被刘安民全部霸占为己有。

办案人员袒护行凶者

1、2017年4月19日伤情鉴定出来后,我多次追问犯罪嫌疑人到案没有,派出所一直说找不见人,抓捕不到,直到2017年5月份,派出所告知我,刘安民、牛万村、刘峰岐三人投案自首。没想到三人团伙作案将我殴打捅伤,竟然结果是刘安民采取取保候审,牛万存和刘峰岐两人分别行政拘留5天。无形中助长凶手的嚣张气焰。

三人在实施暴力行凶后一没有给于我任何的赔偿,二没有进行过任何的悔过之心,三还依然霸占我的黄河滩地。

2、黄河滩地的承包权归我李忠勤所有(有承包收款凭据),派出所在调查了解后将我的收据作为案件相关证据扣押,扣押后在移交案件中并没有把原始收据移交到检察机关,令人可疑。

3、对一个吸食毒品,持刀行凶的犯罪嫌疑人办理取保候审,派出畅东涛所长告诉我说刘安民对社会没有危害所以办理的取保手续。直到取保候审一年到后,犯罪嫌疑人依旧逍遥法外。让受害者无言以对。感觉到法律的执行者有失公平。

4、在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1、和补充侦查2延长一个月的最后几天,2017年12月20 日,派出所打电话通知我,说我的伤情是医疗事故造成的,叫我重新鉴定。已经经过公安伤情鉴定两次,派出所办案人员还质疑,有意袒护凶手的嫌疑。

5、刘安民是在吸食毒品后对我实施的故意伤害(有刘安民当时的尿检结果),法院在审判时候没有采纳,给予轻判

,对受害者严重不公平。

6派出所为什么只是向检察院提交刘安民的行凶犯罪材料,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我说公安机关只送刘安民一个案卷,并未递交牛万存和刘峰岐的材料。我在2017年12月20日和派出所办案人员通话时就问办案人员三个行凶者,为什么只追究一个人的责任,办案人员说他做不了主,是所长决定的。在给畅所长打电话后,畅所长告诉我是“法制科”决定的。

吸毒人员刘安民持刀连续捅我五刀,牛万存和刘峰岐帮助刘安民按压使我不能反抗,还通过拳打及铁锤打的方式,对我进行故意伤害,造成轻伤二级,三人的行为构成了共同犯罪的要件,且触犯《刑法》第234条构成故意伤害罪,应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

他们三人系共犯,刘安民不可能一人对我左腿完成全部伤害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然而一审法院却不予认定,明显认定事实不清;在悔罪表现上认罪态度极为恶劣,在案发后从未赔偿我任何的经济损失,没有对我造成身体上的伤害进行诚意的道歉。还霸占我承包的200亩滩地,一次次挑战法律的威严。

万荣县人民法院只是判处刘安民有期徒刑6个月。如此轻描淡写的进行惩罚。是有意袒护犯罪嫌疑人,无形中助长了行凶者的嚣张气焰。

在一年中间我充满过希望、失望,还有气愤。让受害者流血还流泪。

在一年多时间里,行凶者刘安民通过其他村民狂妄的说,让我随便告,他把钱送给公检法的人员,也不会给我一毛钱。

我相信正义的力量,请领导认真核查,在依法治国的道路上,查处这行凶者的幕后保护伞,让行凶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还我一个公道。

举报人:李忠勤

2018年5月14日

\

\

\

\

\